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xkry的126博客

 
 
 

日志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  

2013-12-11 10:01: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

故事发生在某一年的八月份,在夏日即将消逝的时刻,那个女孩出现了
    啊,没错,他始终身着白色的连衣裙,领口扎着蓝色的蝴蝶结,赤着脚走在傍晚的柏油马路上,嘴里哼着儿歌,一步一步往仁太家走去,没有人会注意到的存在,因为她早已从这个世界里消失了。
    这就是故事的主人公之一,本间芽衣子。从某个地方出现,带着还未实现的愿望,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来,寻找着那些已经各奔东西的昔日玩伴。
    那年夏天,仁太高举左手,摆出夸张的姿势,告诉大家,成立了超平和buster。六人一同捉蝉,一同爬树,Anaru带着眼镜背着小包总是害羞跟在仁太的后面,波波一脸崇拜的看着仁太从很高的树上捉住一只很大的天牛,而雪集看了看手里的一只小天牛,心里满是不服,鹤见静静的站在雪集旁边,什么话都不说,而芽衣子身着一件纯白色的连衣裙,领口扎着蓝色的蝴蝶结,在树下兴奋的对仁太说仁太好厉害!
    那时候的芽衣子总是爱哭,仁太是就像是一个小男子汉,无论做什么总是远远走在大家的前面,像是领头羊一般。他们会一起去山上的秘密基地里玩耍,在那里他们是维护世界和平的正义使者,累了就跑去仁太家吃仁太妈妈做的蒸蛋糕芽衣子总是一脸幸福的说仁太妈妈做的蒸蛋糕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蒸蛋糕。
     那个时候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可是因为一件事情的发生,让平静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间芽衣子死了,在那个即将消逝的夏天里。

 仁太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把自己关在家中,每天活在深深的自责里,而曾经感情深厚的少男少女,在升上高中后彼此的距离却不知不觉渐渐疏远,Anaru考上了一所普通学校从此和辣妹鬼混,而雪集和鹤见考上了城市里的重点高中,波波辍学开始为了自己的流浪梦想一边打工一边旅行……或许唯一没有改变的就只有在那年夏天离去的芽衣子,依旧是那身纯白色的连衣裙,领口扎着蓝色的蝴蝶结,还有那张天真无邪的笑脸。

 然而本该消失的本间芽衣子却在若干年后出现在主人公仁太的家里,用一脸委屈的表情对着仁太撒娇。

 “仁太,呐呐,我要吃拉面……我要吃拉面……

 芽衣子告诉仁太她是为了完成还未完成的愿望才回来的,可是她把愿望忘记了。芽衣子说“帮我实现愿望吧。”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看见芽衣子,除了仁太以外,其他人都看不见她的存在,当仁太告诉雪集芽衣子回来的时候,雪集的脸上充满着愤怒和恶心。

 “呐,我说,差不多要面对现实了吧,芽衣子,已经死掉了哦。”

 是的,死掉了啊。仁太在心里苦笑着,终于在心底回忆起那些他永远不想记起的事情。

 那年八月的某一天,六个小伙伴像往常一样聚在山顶的小木屋里玩耍,突然Anaru转过身问仁太。

 “仁太,那个,仁太是不是喜欢芽衣子啊?”

 没想到仁太却红着脸说“谁……谁会喜欢这个丑女啊!”

 当仁太转过头去看芽衣子,本以为她会哭,没想到却留给他一个毕生难忘的尴尬笑脸。

 仁太不知所措跑出基地的那一天,也就是芽衣子掉入河中溺死的那天。

 “大家一起来帮芽衣子实现愿望吧。”仁太苦苦相求着。

  “就算你们不相信,可是一直都在的啊,就算你们说我是神经病,可是我看得到啊,就算是我一个人,我也会实现芽衣子的愿望让成佛。”

 仁太开始没日没夜的打工,赚更多的钱来帮芽衣子实现未完成的愿望,玩游戏,放烟花,即使身心疲惫也从不松懈。

 可能是仁太的执着打动了其他人,慢慢的小伙伴们也开始加入仁太的行动,他们开始重新回到那个木屋,仁太抬头看见木屋房梁上刻着的“超平和buster”字样,心如刀割而芽衣子在这时用自己儿时的日记本跟其他的小伙伴们对话,他们也因此相信了芽衣子真的还在。

 当Anaru再次问起仁太许多年前同样的问题的时候,仁太这次却回答道:“喜欢哦,我啊,最喜欢芽衣子了!”仁太同样回头看向芽衣子的时候,芽衣子早已经泪流满面。

还是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人,不同的是岁月变更留下的痕迹,还有永远都回不去的记忆,和改变不了的结局。

    其实仁太心里一直都在后悔,如果那天不是因为一时逞强,如果那天不是因为他的一句话,芽衣子就不会死,也不会是现在这副模样,可是如果实现了芽衣子的愿望,就要再一次从自己的身边消失了,这样好吗?

仁太终于还是承受不住内心的折磨,他在芽衣子的怀里泣不成声。芽衣子抱着仁太默默流泪她心里明白就算这样最后还是要分别啊,就算再不舍,我们还是会分别的啊。    

我对你的喜欢可不是那种普通的喜欢
    “我懂,我的喜欢是想成为仁太的新娘子的那种喜欢。
     仁太和芽衣子在夜晚的马路上肩并肩回家,他们终于说出了深藏在彼此心中的那句话。
    可是这一切是否来的太晚。
    不过真的多亏了芽衣子再次回到这个世界,不然他们的心结永远不会打开,那份深深的罪恶感就永远不会消除,她以实现愿望之名再一次把超平和buster给聚在了一起也许她的心智可能并未随着身体的长大而成长,也许时间仍然停留在那个夏天,也许她想要的只是大家能够聚在一起像以前一样。也许只有芽衣子知道,其实大家都没变,只是大家都在慢慢长大,都学会了把自己深深掩藏在别人永远察觉不到的地方。
    可是芽衣子终究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不管他怎么努力抗拒,始终都逃脱不了消失的命运。她能做的,或许也只有这些了。芽衣子的身体一天天的变得虚无起来,当仁太心急如焚的背着快要消失的芽衣子一路狂奔来到秘密基地的时候,芽衣子已经变得连仁太都看不见了,芽衣子忍着眼泪说这是捉迷藏哦,于是仁太他们疯狂的在山上寻找,不断地喊着芽衣子的名字。整整一夜的时间,直到在第二天日出的时候仁太几乎崩溃的喊出了那句话。
    “藏好了吗!!!
    “藏好了!!
    芽衣子终于出现了,最后一刻,在初日升起的那颗树下,所有人都看到了芽衣子的样子。她静静的靠在那树边,嘴角挂着尴尬的微笑,还有树下芽衣子用尽最后力气写给小伙伴们的信。
    (波波,我最喜欢有趣的波波)
    (雪集,我最喜欢努力的雪集)
    (Anaru,我最喜欢有主见的Anaru
    (鹤子,我最喜欢善良的鹤子)
    (我最喜欢仁太,仁太的这个最喜欢是想成为仁太新娘的那个最喜欢)
    所有的铺垫都为了这一刻的离别,所有的情绪都在这一刻爆发,在芽衣子即将消失的那一刻,所有人用尽力气喊出:“芽衣子,最喜欢你了!!!

那是深深撞击在灵魂上的声嘶力竭的呐喊。
    当成长成为一种甘愿让自己沦为社会腐朽一员的借口,抛弃了过去的童真和信念的我们,有时在接触到过去的一些美好记忆时,总会有一种百感交集的微妙心情,一种想要追忆往昔纯真岁月的心底共鸣。
    也许身边的人早就换了又换,也许你曾经的朋友早就不知去处,也许你已经淡忘了曾经的童年。只是我们曾经拥有过的约定,拥有过的信念,拥有过的理想,你还记得多少?
    有人问,三十年后,我们还会宅在一起吗?
    多少人能回答,可以?
    总有一天,我们要含着眼泪说再见。
    既然我们能相遇成为朋友,那就希望在回忆曾经的时候,有我能够出现。
    “童年抑或少年的东西已经离我们渐渐远去,那样静静躺在时间的摇篮里,看着眼前的世界也许早就与十年前物是人非,我们所想要抓住的,只是那童年时候的一抹微笑。
    就在芽衣子快要消失的时候,芽衣子想起来自己会出现的原因是因为答应了仁太的母亲一定要让倔强坚强的仁太哭一次。在仁太母亲病房里,芽衣子用稚嫩却很认真的表情跟仁太的母亲保证。
    “我一定会让仁太哭出来的!
    所以才会有儿时的那最后一次聚会,却没想到却变成了永别。于是芽衣子即使不能成佛,也来到仁太身边,只是为了让仁太能大声表达自己的感情一次而已。
    《花名未闻》就像一部童话,折射的却是现实中的生活,在最后给以最温柔的救赎。对他们而言,遇见了,分开了,热烈过,疏远了,本都是在普通不过的生活而已。
    可是我们身边却不会有这样的小幽灵跳出来催促你人生前行,也不会想到,要去找寻已经失去已久的童年。更不会有人告诉你,这样做是错误的,告诉你,她不希望你这样做,然后哭着看着你。不知道何时何地,就会突然形同陌路。芽衣子只是一个坐标,让我们的美好定格在那里,而她就如她的花名一般勿忘我
    长大了也没什么不好吧。
    不要忘记过去的朋友,也许在你最痛苦时,他们会成为你人生的救赎,即使是发个短信,或者一起看一看怀念的风景。
    即使我们不知道那朵花的名字,只要知道她在某处仍然飘着,就总有一天会回来到你的面前
    微风和时间一起流逝,有高兴、有快乐,也常常一起冒险。和你在夏末不停地聊天,从日出到看见星星,一直无法忘记你的笑容和流过的眼泪我一定不会忘记你到最后还用力挥着手,那将是最棒的回忆。
    我们正在做的,只是倾听时间的流逝。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